2007/2/3 亞馬遜叢林探險第一天  

翻越安地斯山,前往亞馬遜!

圖文:小樹

祕魯的早晨,陽光起床得很早。

6:30的天色已經很亮了,我們走出「青年旅館」等著來接我們的旅行社。我們一上車,和我們的司機、響導打過招呼,而與我們同行的2位英國人已經在車上了。他們是一對情侶吧,幾天的互動並沒有情人間的親密,從言談間也似乎沒有結婚的打算,但同在一間房間,至於年紀,我也看不出來到底有多大。男生是從事有關太陽能設備的業務員,在去年12月份辭掉工作帶著女友從墨西哥一路往南玩到的了南美洲,他今年5月份即將到澳洲開始新的生涯,所以從去年年底,他們就一直在中、南美洲旅行。

很羨慕他們可以這樣把流浪當成生活的基調。

我們從Cusco出發,前往其東北方向的Manu國家公園,今天的主要行程是翻越安地斯山,從西側抵達東邊。

來祕魯的主要原因是為了一探亞馬遜叢林,原本打算等今年七月慧娟論文口試完才要出發的,可是接連兩年(2005、2006)亞馬遜河都發生大旱災,造成整個河面乾涸,河裡的食人魚、粉紅海豚等各種物種大量死亡,所以才會想提前在一月雨季的時候前往亞馬遜叢林探險。

想不到地球之肺的亞馬遜,那個充滿各種神奇生物的亞馬遜,那個神祕未知的亞馬遜,那個被稱為綠色地獄的亞馬遜也會發生乾旱的情況,電影『明天過後』的場景也許真的在不久的將來都是我們必須面對一個事實。

提到亞馬遜,大家第一個會想到的大都是巴西,一個擁有亞馬遜最大流域面積的國家,而我們則是選擇流經祕魯Manu國家公園,Manu河是亞馬遜河的上游,號稱擁有安地斯山東側最豐富的生態環境,最多的物種,並於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自然遺產。Manu國家公園從海拔150m到4200m,公園裡有超過800多種的鳥類棲息在這。所以我們捨棄了最多觀光客會去的「伊基多(Iquitos)」 ,一個豢養食人魚、森蚺、樹懶招攬觀光客的熱門亞馬遜觀光區。

我們預計搭一天的車、三天的船,深入亞馬遜的原始森林,然後再原路折返。

這部車即將陪我們翻越安地斯山,前往亞馬遜上游的港口,車頂的藍色帆布所覆蓋的是我們的行李,八天的用水、食物。我們一行人有:四位團員,我和小樹及2位英國人;一位響導、一位廚師、一位司機,及2位船夫。

小樹和響導在路邊吃早餐,自助旅行者可要有強壯的胃。

整顆的馬鈴薯加上少許的米所煮成的稀飯,外加一塊烏骨雞雞肉。


坐葬

祕魯有坐葬的習俗,沿途經過一個昔日古印加人坐葬的地方,將往生的人採坐姿放入石屋中,自然風化成木乃伊。

而且他們有群葬的習慣

山中小城

路經一個小城,白色牆面、藍色的窗台,傳統西班牙殖民的建築風格,小鎮正在舉行慶典。

他們用摻著色料的沙石,在街道上彩繪出一幅幅的圖。

小鎮裡有一個水池,裡面擺放著秘魯不同族群的雕像

中午左右,我們抵達了MANU國家公園入口。

今天中午我們就在路邊野餐,這是亞馬遜叢林八天之旅的第一餐,旁邊這兩位是與我們同行的英國情侶。

我們沿著河前進

沿路嚮導會在一些地方帶我們下車步行,跟我們解說當地的動植物。

織布鳥

織布鳥又稱織巢鳥,他們為了防禦天敵,集體織出精緻的鳥巢,一個個掛在樹上的巢,猶如風中搖籃。


在穿越安地斯山的狹窄山路時,嚮導說這條道路在星期一、三、五只能進,星期二、四、六只能出,因為道路不寬且路況不佳,所以必須藉此管制進出的車輛,而觀光客則不受限制。我們在路上,不時有大卡車載著木頭與我們錯車而過,響導解釋,國家公園內不准砍伐,他們是撿拾河邊的飄流木後加以切割後運到其他地方販售。也正因為我們的方向與他們的方向是相反,所以只要一會車,就會驚心動魄,路是沿著山壁而開闢出來,地上是挖掘山壁而舖成的碎石子路,現在正值雨季,不時有山泉從山壁上、地上湧出、冒出,而地基也被沖刷得東一個窟窿、西一個窟窿,而且一個比一個大,在會車時,也一次比一次更接近崖邊。

想不到路上,有車子拋錨了,而且還是不只一台呢!由於這些車輛滿載木材,而工人就坐在木材上,不僅有男、有女,還有老、有少,再加上碎石子路,所以車子很容易就會爆胎。不禁懷疑這些人是否都是家族企業,佩服他們竟然在顛頗在碎石路上,還能安穩坐在木材上而能不被顛下車。

由於路很窄,必須等他們換好輪胎,再會車各自上路,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他們修好車,才又出發沒多久,又遇上了另一輛也是輪胎破掉的卡車,正是因為負載重,再加上是碎石子路,所以很容易刺破輪胎。而這一輛卡車就換輪胎換了很久,因為太重了,千斤頂似乎不管用,再加上天色已經開始暗,讓換輪胎的工作更形困難,原先我們是在車外看著他們換,後來叢林的雨開始不客氣的開始下,又是打雷又是閃電,我們只好進到車內躲雨,因為雨勢很大,車窗不能打開,不然可是窗外下雨,車內也下雨,氣氛變得詭譎,明明車外是雷雨交加,車內卻是悶得半死,沒有淋到雨卻也全身濕溚溚(因為滿身大汗),窗內開始都是水蒸氣(我們呼出的二氧化碳),真的快要窒息了。窗戶才打開一小個縫,雨似乎逮到機會似的,直往窗內竄,只好又關上窗戶。等了半個小時過去,一個小時過去,一個半小時過去,對方的車始終修不好,我們的響導脫了上衣、拿著手電筒過去幫忙,我不知道到底修了多久才好。我究竟是睡著了,還是悶得昏到了,我也搞不清楚,等我恢復意識,我們的車子已經在移動。車外的風雨仍然很大,閃電一道道劃破天際,雷聲轟轟作響,這是亞馬遜叢林歡迎我們的方式。想起白天時,路況其實已經很不好了,再加上狂風暴雨,微弱的車燈行駛在安地斯山陡峭的山路上,旁邊是陡峭的山谷、湍急的河流,我只好沿途裝睡,希望醒來時已經平安抵達,躲過這一路的心驚膽跳。

當晚8:45才到達我們住宿的小木屋,距離我們早上6:30就上路,已經過了14個小時,與我們在網路上蒐集約10小時可抵達的資訊,也落差4個小時。

這是我們第一晚的住宿地方。

以為這麼晚才抵達,晚餐就從簡吧,沒想到我們的廚師還是大費周章煮了豐盛的一餐。在沒有牆壁四面縷空的餐廳中,點著蠟燭,打著腳邊的蚊子,吃著我們在亞馬遜叢林裡的第一個晚餐。

我們的小木屋

我們的房間,在亞馬遜叢林裡,這樣的房間比我想像的豪華。

雙人房的房間很乾淨,桌上插在玻璃罐裡的蠟燭是我們的照明,而共用的衛浴在房外,幸好仍在屋內,不然半夜上廁所大概須要鼓起很大的勇氣。雖然是在屋內,但在盥洗時仍是膽顫心驚,害怕有叢林訪客不請自來。

小樹說,因為我們是雨季來,河床水位高漲,所以為了安全必須住小木屋。如果是旱季的七、八月來,就是在河床搭帳蓬過夜。

手所指的地方,正是我們的停宿點。

坐了14小時的車,翻越了安地斯山,躺在床上,窗外的風雨已歇,聽著窗蟲鳴鳥叫,雖然內心悸動已經來到了亞馬遜叢林,但瞌睡蟲已經爬上雙眼。

亞馬遜,我們夢中見了。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