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少年遊 (2)

文:慧娟

一月三十日 星期四 天氣晴

  揉揉惺忪的睡眼,打包行囊,趕著最後一班火車去看日出。

  坐上了火車,徐徐前進的速度、結霜的窗戶、視線不佳的兩旁景物,從兩旁急急離開,打開了上面一排的氣窗,雖然太陽未出來,天色已亮,青蔥的綠意,迎面潑灑而來,不知識我們朝著森林開去,還是森林向我們直駛而來。藉著一個小小的窗戶,去框架出窗外的景緻。我們似乎朝聖而來,膜拜大自然的生命力而來。

  一直以為日出是緩緩的,先是半邊臉,再來是紅通通的笑臉,光線耀眼也要老半天過去之後的事。沒想過,它一出來即是驚天動魄的光芒萬丈,直逼雙眼。沒來得及設防的心,剎時被照的晶透,眼睛都來不及眨,已經沒有機會在直視了。

  威任和逸嶺的相機,忙得不可開交,拍了張團體照,準備下山,沿路吸吮者涼涼的綠意,原來這才叫做呼吸。

  日出只是序幕的開始。

  包車到了塔塔加,走到了塔塔加鞍部,目的地是排雲山莊。

  背上的中量,讓我痛責起自己來,盼望好幾的大好寒假時光,竟到山上來找罪受。

  好重,真的好重,要忽略真難,不免發起牢騷。珮鳳和致諺一路當先,逸嶺和倚徵越過我,連威任也棄我而去,只剩我殿後,重銘壓隊。

  連爬帶滾形容我的姿勢,絕對不為過,路怎麼這麼漫長。冬天的高山氣候,為什麼汗還是涔涔地流,濕了衣服,濕了袖子,舉目四望,排雲山莊不見,令人愁。日子都是一天一天過,為什麼這裡的時間是秒切割的過。

  無意留心周遭的景色,連抱怨的話也沒有力氣說出口,走、走、不停的走。路還是無止境的沿著山蜿蜒開來。突然的一個轉彎,抬起頭向前方一瞥,青山怎麼白了頭,是雪,就在這麼近的地方,一個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名詞,在我眼前堆砌,堆砌出一個從前只有出現在畫中的景致。

  坐在石頭上,靠著山壁休息起來,也欣賞了起來。在太陽的照射下,山頂的雪融化了,踩著樹一路滑到山谷,沾了樹一身銀白,寧靜的山裡,我聽見了雪塊融化,互相撞擊的聲音,看著躺在腳旁的背包,望著身旁的畫面,我知道我為什麼而來。只是,真的還是很重。

  前面的路,是走兩步、爬三步、休息五步。隨著路旁積雪的出現,因為背部的溼意,呼應著山中的涼意,好冷,還是上路!

  明明排雲山莊已經在前方,為什麼怎麼都走不到。一階又一階的階梯,把排雲山莊推到天遠,背重物爬台階,才知道什麼苦叫真的痛苦。雪早已佔領台階,白茫茫的一階一階,把排雲山莊架在天堂上,看傻了眼,也走累了腿。一步一步爬到目的地,第一個動作是和著背包滾倒在地上。

  我終於到了,我終於也到了。

  早上十點半從塔塔家出發,到了排雲山莊是下午五點四十五分,走了一輩子,終於抵達。

  有床睡真的很幸福,尤其是昨夜睡到半夜凍醒。臨睡前看他們打牌當作催眠曲。

  偷偷打開半掩的門,抬頭看看排雲山莊的星空,撲面而來的是冷風直竄骨子,原以為昨夜的星空,數目之多,光芒之璀璨已是極限,今晚的星斗,熱烈而顯赫地張著光幟。一等星、二等星、三等星,爭相炫耀他們的家譜。迎面的寒風,讓我速速將門掩上,驚鴻一瞥的星星爭妍,讓我懷疑起,我是否在夢中。

 

創作者介紹

雙魚流浪日記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