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 (六)登山第四、五天 狂風

文攝:小樹

  晚上7點多就躺在帳棚裡,但是因為今晚駐紮的營地是海拔4600m的高山,周圍並沒有任何的遮蔽,一夜的狂風把帳棚吹的呼呼作響,身體明明已經很累卻一直無法入睡。

  晚上11點起床,喝了一碗白稀湯,再加上一杯自己準備的力立頓奶茶暖身,我們戴上圍巾、防寒手套、帽子等所有可能的保暖裝備,由於山區沒有任何燈光,所以必須摸黑上山,因此我們在頭上戴上頭燈,然後帶著攻頂包裝上三瓶熱開水準備上路。

  從營地到山頂的距離約7Km,行前嚮導一再確認我們的裝備是否足夠,他覺得北村先生的裝備不夠時還特別把他的裝備借給他,然後他把我們分成兩組前進。嚮導負責帶我和慧娟,而副嚮導則負責帶北村先生。

  風仍然沒有停些的跡象,開始出發時,還在路旁看到一些被風吹倒的帳棚就可以知道今晚的風勢有多強。我們就這樣一路逆風而上,空氣已經夠稀薄了,強風還來搗蛋,更加增添呼吸的困難。

  一路除了滿天的星斗與我們作伴之外,看不到任何的燈光,也因此我們完全不知道現在到底是走在什麼樣的地形上,前方的路又是如何,只能低著頭、靠著頭燈照著前人的步伐前進,我不時抬頭想要看清前方的路途到底還有多遠,但眼前除了漆黑一片外,只能看到點點的亮點,此時我已分不清楚我所看到亮點的是星星還是前人的頭燈?

  上次在南美洲秘魯走印加古道,也是在清晨三點就拔營出發,這次更變本加厲,在凌晨就出發,心中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爬高山一定要在深夜摸黑攻頂?然道不能天亮再走嗎?

  山上的強風增加了呼吸的困難度,我們常常是走幾步就必須停下來大口呼吸,才能繼續下一步,而慧娟則是一路狂吐,最後吐到腰酸、吐到腰部無法用力,最後再也吐不出任何東西。嚮導為了讓慧娟走的輕鬆點,主動幫忙背背包減輕負重。

  喘不過氣時,嚮導就把慧娟和我抱在一起,唱起祝禱文來安撫我們的心情,同時用他的呼吸節奏調整我們的呼吸頻率。

  慧娟沿路就這樣跟著嚮導的步伐前進,嚮導前腳踩哪裡,她後腳就跟著踩哪裡。這樣的節奏讓我們可以一直保持在固定的速度前進,沿路不時還會超越比我們早出發的登山客,越到上面,我發現陸陸續續有嚮導攙扶著人往回走,原來有些人是體力已經無法負荷、而有些則是高山症發作必須立即下山。

  從深夜11點多出發到現在,彷佛像是過了幾個世紀那麼久,朦朧間,天色逐漸由黑暗轉為光明,眼前也可以看到皚皚的白雪,約6點左右我們到達海拔5756m的Stella Point,從這裡剛好可以看到美麗的日出。

  在這休息一下後,我們繼續踩著潔白的雪朝非洲之巔前進。


  走了五天,最後終於憑著意志力到了達海拔5895m的非洲之巔 ─ 烏胡魯峰(Uhuru Peak)。


  我們不僅走到了非洲最高峰,同時也把背包客棧的吊牌帶來了,沿路我們就是靠著吊牌上的地圖跟遇見的人介紹台灣,我想這應該也是客棧吊牌所到達最高海拔的地方吧!

  吉力馬紮羅山頂原本應該是被皚皚白雪覆蓋的地方,可是當我們真正到達時,我覺得看到的雪量比行前收集資料所看到的照片相差很多,而科學家預測山頂的雪在2015~2020年左右將會消融,這個赤道上的雪之國到時也將隨之消逝!

  在山頂待了一會後,我們就要原路返回營地,此時才知道我們摸黑走的路況有多差、坡度有多陡,下坡時必須把整隻腳插到砂石中才不會滑倒,我的黑色登山鞋也因此由黑變白了。還有就是下山時一定要戴口罩,因為前面的人每走一步,就會掀起滿天的塵土,這時走在後面的人就必須戴起口罩來保護呼吸道。

  難道要摸黑登山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不要讓登山者看到這樣險峻陡峭的地形而打退堂鼓嗎?

  我們在下坡途中遇到了北村先生,副嚮導說由於北村先生的腳不舒服,所以他們走到Stella Point 就折返。

  11點左右我們走到了我們昨晚紮營的地方,此時廚師拿了兩杯特調飲料慶祝我們登頂成功。因為昨晚一晚沒睡,再加上攻頂走了近12小時、14公里的路,我們喝完後立刻就鑽進帳棚內補眠。直到下午2點左右才起來吃午餐。

  接下我們必須再走16公里到今晚紮營的Mweka Camp,高度也會從4600m下降到3100m。

  由於下坡路很漫長,我就和嚮導聊了一路。

  我:為什麼攻頂時會把我們分成兩組?

  嚮導:我前四天一邊走一邊觀察你們的體能狀況,雖然慧娟身體不舒服,一路吐上山,可是她都能跟上我的步伐,表示她的身體狀況是OK的,而且你們兩位的速度是比較一致的,但是北村先生在第二天開始就走的比較無法吃力,所以我才會把你們分成兩組,由不同的人來帶,這樣攻頂時比較不會有速度快的要等速度慢的人,可以增加攻頂成功率。而且因為攻頂的難度很高,所以一位嚮導平均負責兩位登山客是比較好的方式,當有人身體無法負荷必須帶下山時,才不會影響到其他人。所以北村先生臨時加入我們的團隊之後,他才會又找了一位副嚮導進來。

  我: 今天攻頂時,慧娟一直在吐,你有沒有想過要勸我們放棄?

  嚮導:雖然她一直吐,可是她的速度OK,重要的是沒有頭痛的反應,這表示她還沒有嚴重的高山症情形,所以我就慢慢的帶你們走並且觀察你們的身體狀況,最後你們就靠著自己的意志力成功了。

  我:你跟旅行社的合作方式是如何?挑夫和廚師都是旅行社指定的嗎?

  嚮導:通常旅行社會有自己的廚師和部分挑夫,然後視團隊中的人數,不足的部分我會聯絡自己合作過的挑夫,因為我能掌握每位挑夫的狀況才能確保整團的服務品質,我不會在入口處才找不認識的挑夫進來。

  我:你為什麼會想當嚮導?

  嚮導:我家就住在吉力馬紮羅山腳下的Moshi,在唸書時會在寒暑假時到山上當挑夫打工,畢業之後在小學當老師,可是因為教書的學校離家太遠,必須搭好幾個小時的車才能到,而且我從小就是看著吉力馬紮羅山長大,我很喜歡爬山,所以後來結婚後,我就參加嚮導訓練並通過考試成為了登山的嚮導。

  ……

  我們就這樣東南西北一路聊到了今晚的紮營地。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dejasperchen
  • 好棒好棒的分享
    尤其是慧娟和那一片綿延的雪的合照
    我喜歡
    真震撼
  • 謝謝你!
    山上的美景的確是很令人讚嘆!
    可惜再不久,吉力馬紮羅的冰帽將消融了。

    小樹 於 2010/12/26 14:11 回覆

  • Kevin
  • 我個人認為挑夜間走的原因主要時投合市場所好,也就是說很多人都希望在一個有紀念性質的指標點上(譬如Machu Pichu,或名山的山頂)看日出,要趕日出當然就得走半夜的路了.

    慧娟真是毅力很堅強的女子.吐成最後還是攻頂,佩服.
  • 我們走印加古道上MachuPicchu時,是在清晨4點左右出發登上太陽門俯瞰天空之城遺跡,那時真的是為了看日出。
    而吉利馬紮羅從最近的營地到山頂的路程非常難走,時間也長,所以必須在深夜啟程才能趕上午登頂,在太陽出來後的蒸散作用會導致山頂整個被雲霧籠罩,這時在高山上是非常危險的。

    慧娟一直認為成功與失敗真的是一線之隔,爬山更是能夠領悟這道理的方式,當人體力不斷耗盡之後是否能夠靠意志力繼續下去,可以繼續到什麼程度。

    小樹 於 2011/12/24 20:5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