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隔一段時間我們都會安排一段旅程,在2004年,我們在尼泊爾的旅行的中安排了安娜普娜(Annapurna)山中健行五日,自此之後每趟旅程幾乎都會登山的行程,我們為什麼選擇爬山呢?
答案或許就在慧娟所寫的『非向自由』一書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在旅行中規畫「有可能無法達成」的挑戰,「有可能無法達成」這個念頭會引發更大的信念去堅持。為什麼選擇爬山呢?登頂成功,20%靠體力,80%靠意志力。我在尼泊爾的安娜普娜山走五天的treking,在祕魯的馬丘比丘走印加古道時,走在海拔四千公尺的高山,稀薄的空氣,讓出竅的靈魂,可以審視自己的能力在哪裡,意志力可以堅持到哪裡。
或許爬山就是自討苦吃的冒險,自不量力的行為。但如果沒有自討苦吃的嘗試,怎知道人生平淡的甜滋味,如果沒有自不量力的試驗,怎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SC00731.jpg

2007 印加古道

DSC01494.jpg

2008 白朗峰

1.PICT0244.jpg

2010 吉力馬紮羅山

DSCF0803.jpg

2010 馬達加斯加

★DSCF5537.jpg

2014 撒哈拉沙漠

★DSC04146.jpg

 

為了維持基本的體力應付每次的旅行,我們偶而會利用假日選擇台北市周遭的山徑練習.

有了小孩子之後,這個習慣仍然維持著,慧捐平常會帶QQ參加兜兜風親子步道課,每兩週會安排一次台北市近郊的步道進行自然觀察及環境教育,順便練腳力。

2018年元旦我們跟著崇善22團一起爬七星山,元旦登七星山是崇善22團每年的傳統,同時這也是鄒族勇士營行前訓練的一環。

QQ和嫩嫩一上車還蠻有精神的,沒想到才一轉頭,嫩嫩就睡著了。

IMG_1543.jpg

IMG_1545.jpg大家先做

到達苗圃後,大家先做暖身操之後就出發囉。

今天參加的稚齡伙伴不多,QQ和惟宸兩個人手牽手一起走可以充分感受到同儕的力量。

DSC00645.jpg

DSC00655.jpg

DSC00656.jpg

DSC00660.jpg

DSC00661.jpg

DSC00667.jpg

DSC00668.jpg

DSC00669.jpg

嫩嫩坐在背架上睡著了...

DSC00676.jpg

一起登山的童軍伙伴

DSC00677.jpg

DSC00683.jpg

DSC00688.jpg

DSC00689.jpg

DSC00699.jpg

DSC00702.jpg

DSC00704.jpg

DSC00712.jpg

DSC00719.jpg

登頂後,發現很多人為了跟七星山主峰的地標合照而大排長龍,我們並沒有加入排隊的行列,而是簡單拍照留念就下山。

DSC00731.jpg

這幅景象讓我想到2010年爬吉力馬紮羅山登頂時的感受,以下節錄自『非向自由』一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登頂的人,排隊在非洲最高峰「UHURU PEAK」的招牌下等著拍照,心想大家是為何而來,我是為了什麼理由來爬山。
對於爬山有著理不清的愛恨情仇,是因為山頂的美景嗎?是為了挑戰自己嗎?
其實我一直無法釐清,對於爬山,是愛還是不愛,只是會一次又一次的整裝出發,一次又一次在路上追問自己,為什麼來爬山,掙扎喘息地撐過每一次的筋疲力盡,我並沒有那麼愛山頂的綺麗風光,沿途的山山水水除了是風景,更是每次咬牙苦撐的挑戰。
我為什麼還要來爬山啊?
每一次爬山,總是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不只是身體上的體力透支,精疲力盡,更多的是看見自己的脆弱與不能,看見自己掙扎在放棄的邊緣,任由打著「堅持下去」旗幟的天使,與揮著「放棄投降」白旗的惡魔,在心底不斷捉對撕殺。
登頂成功只是一時的,中間的漫長過程,中間的奮力掙扎,其中在繼續與放棄間的拉扯,才是人生的真實樣貌。
這時我才了解,其實上山來,並不是找喜歡山的理由是什麼,只是用身體在實踐自己愛山的方式。每個人總有各自的山頭要攀登,誰也替不了誰,只能互陪一段路。
或許應該這麼說,山是一種思考、一種情境、一種與自己生命對話的方式。
爬山,從來不是要征服山,征服的是自己的脆弱、征服的是自以為的不可能。登頂成功,「征服」的不是一座山,而是自己,征服自己的局限、征服自己的狹隘與怯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樹 的頭像
小樹

雙魚流浪日記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