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買回Kampala

文攝:小樹

 

結束了Gorilla的拜訪,今天又是一整天的拉車,從烏干達最西方的Bwindi森林,開車回位於東方的首都Kampala。原本預期將是一路顛波昏睡的行程,因為司機的一些舉止而有了不同的樂趣。

不知道是不是前天來的時候,路況太差讓車子受損,一早車子就拋錨,後來靠著好新人的幫忙,終於順利發動。

沿著來時的路,我們穿越了伊麗莎白國家公園才能開回鋪著柏油路面的正常道路,從Bwindi到離開伊麗莎白國家公園這段道路被司機稱為Africa Massage(非洲馬殺雞),由此可知路況差到什麼程度了。

伊麗莎白國家公園算是烏干達較熱門的safari地點,與坦尚尼亞的賽倫蓋堤(Serengeti)廣闊而無邊境的非洲草原相比,這裡的樹木明顯多且茂密,或許稱為非洲森林比較貼切,車子開到一半,突然有一隻獵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我們車前極速飛奔而過穿進草叢中後迅速消失,在這種環境下要看到野生動物的難度自是又難上許多,或許這也是除了政治因素外,較少遊客來此safari的原因吧!

前天來的路上,有看到小販手拿一串串的烤肉串販售,當時一直很好奇也很想要買來嚐嚐,但礙於要趕路,所以只好打消念頭。但是今天終於利用司機下車找人討論事情時,買了一串烤肉,另外又買了一根我們沒有看過的食物,每串都是500Ush(約台幣8元)。




肉串可以吃得出來是考羊肉,可是另一樣就有點難道我們了,吃起來很像烤地瓜,可是外表完全不像,後來才知道這是烤香蕉,再次顛覆我們對香蕉食用方式的既定印象,算是我們目前吃過最奇特食物的第一名。

車子接著經到某個路邊市集,司機把車子靠邊停,我們以為他是要下車方便,但是等了幾分鐘仍然不見司機回來,就好奇的打開車門下車察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原來司機剛以9000Ush的價格成交了三大串香蕉,小販正幫忙把香蕉搬上車子的後行李箱,司機說在產地買比在首都買,價格差一倍,而且香蕉是他們平常的主食,所以才會一次買這麼多。



中午的午餐,我們跟司機說不要帶我們去第一天那種餐廳吃西方食物,請他帶我們去當地人的餐館。

我們兩個人合點了一份雞腿香蕉飯Matooke,香蕉經過蒸煮後不僅看起來很像蘿蔔糕,吃起來也很像,差別只是蘿蔔糕有蘿蔔的香氣和甜味,而香蕉飯卻完全沒有任何味道,連香蕉特有的香氣也完全品嚐不到,因此吃的時候通常必須連同佐餐的肉汁一起食用。



到每個國家,我們一定會寄明信片給台灣的自己,在烏干達當然也不例外!

烏干達的豐沛的水氣除了讓它能耕種各種作物,還能再高海拔的山區栽種茶葉,司機下午就在一個茶園旁的店鋪中買了一包茶葉,他說這是烏干達最好的茶,我們後來也跟著好奇的買了一小包茶葉帶回台灣品嚐,他們把茶葉磨成小顆粒後直接以熱水沖泡,這與我們習慣重泡整騙的茶葉的方式非常不同。



經過了一段時間,司機又在路邊停下車,這次是停在一排木板上擺滿陶罐的小販前,我們這次並沒有下車,只是靜靜的坐在車上透過車窗觀察司機與小販的對話,我們一直在猜測那陶罐裡裝的到底是什麼?



答案是Cheese。

我們的司機就這樣一邊開車一邊買回了首都Kampala。

, , , , ,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