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三)登山第二天              天氣晴

文:慧娟
攝:小樹

其實很早就醒了,只能直挺挺躺在睡袋中,什麼事也做不了,睜眼與閉眼都是一樣的,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等著,只能等著。

等著光線爬進帳棚內。

虧我還帶了一堆盥洗用具上山,天氣冷到連洗臉都不想,雖然一早會有人捧著一盆熱水來叫起床。我只會刻意把手洗乾淨好戴隱形眼鏡,洗臉就簡單解決。用洗面乳是不可能的,水太少了,就連毛巾放進去,擰乾擦臉都有困難,臉盆太小了。就隨意潑水洗臉,揉揉眼睛,就算交差了事。原來,除了不洗澡,連不刷牙、不洗臉,我都是可以忍受的。

用過早餐後,我們隨即出發,挑夫仍在營地拆帳棚,整理營地。

由於昨天是走在雲雨帶中,一直沒有至高點可以登高望遠,只能在灰濛濛的雲霧中,只能在連影子都不來陪伴的孤獨中獨行。

今天的路程是一路的上坡,除了陡坡還是陡坡,要從海拔3000m的Machame Camp走到3840m的Shira Camp,總長度約9公里。



隨著海拔越來越高,走出了樹林間,陽光帶著影子來作伴,雲海在山腳下翻騰,越過了山峰奔馳成雲瀑。視野也從被佈道侷限的單一視角變成環景360°的全方位。


人為的步道也隨著樹林一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石頭,大石頭與小石頭交錯的步道,步道也不在是被樹林圍著兩側,成單一的前進方向。而是看得見前方,至於要怎麼走過去,全看個人。是迂迴踩小石頭、低台階走過;還是勇往直前,不論大石頭、高台階,只要是檔在前頭的,一定踩著它前進。

我喜歡攀登石頭的步道,有時需要手腳並用才爬得上去。

一路的陡坡對我們來說已經不容易了,何況是必須肩挑重物的挑夫,所以遇到挑夫時,大家都會禮讓他們先行。

走在嚮導後面的我,踩著它的節奏前進,不疾不徐的一步接一步,刻意踩著較低的石階前進,似乎走起來更輕鬆。今天的行程,休息的地點變多了,總可以在越過高處的平台上,看見較早抵達的人坐下來喘口氣,喝口水。等到看到後一批的人攀登上了,提醒自己休息夠了,該出發了。




中午我們就抵達今晚紮營的營地Shira Camp,而吉力馬紮羅就在我們的帳棚後方。

為什麼吉力馬紮羅就近在咫尺,而我們還需要再走三天才能攻頂?




小樹繼昨天大腿抽筋之後,今天更是走的辛苦,沿路停下來休息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最後累到連吃午餐都是閉著眼由我為他吃,我把雞腿撕成一片一片的他才有辦法吃,幸運的是今天的餐後水果是小樹最愛的鳳梨,他一吃到鳳梨之後整個人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生龍活虎了起來,就像是大力水手吃了菠菜般,甚至還說他是屬於"高海拔"的動物,往後幾天就看他的表現了。

創作者介紹

雙魚流浪日記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