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1日(三) ─ 第十二天

Pokhara→Chitwan Nation Park(奇旺國家公園)

早上6點30分從飯店坐著計程車前往公車站,準備搭7點的公車前往Chitwan。

這個公車站是露天的,早晨的雨,讓每個人找屋簷下躲雨。我們躲在一間小店前,叫了一杯奶茶等車,老板人很好,會幫我們留意車子,再叫我們上車,不然每輛車只用尼泊爾文做標示,可要讓我們操著不標準的尼泊爾話,一輛一輛問『Chitwan?』

車子很準時就來了,但是把大家的行李扛上車頂,要用帆布蓋好,又要用繩子綁緊,可是花了一番工夫。

總算是上路了,車掌先生還是掛在前門,招攬著客人。

預計5個小時的車程,不曉得要多久才能抵達?希望雨並沒有把公路沖壞,不然我們的行程可又要更改了。

還沒開出市區就遇到臨檢,車子要停下來,車掌先生要接受盤問,出了市區,在每一段路檢,就更誇張了,不但尼泊爾人全要下車,往前走到檢查哨登記,更有軍人背著槍上車,一一查看,每次遇到檢查哨就會嚴重塞車。從Pokhara到Chitwan沿路的檢查哨,多到數不清。


過了吊橋,長長一排等著檢查的車,繞過了山彎,大概等了40分鐘,才結束盤查。繞著山、沿著河行駛,我的惡夢才開始,先前左彎右拐的山路,吐得七暈八素,和後頭的驚險刺激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一邊是陡峭的山壁,太多的雨量讓山涵養不了,紛紛從山壁湧出,小的如泉水,大的如瀑布,還夾帶著不時掉落大石頭、小石頭,常可以看見整面崩落的山壁,看著心驚肉跳。

而另一邊是直落數十公尺的河谷,是一條翻滾不斷奔流的黃色大河,常可看見公路被掏空,整條公路柔腸寸斷,靠山壁的那一端是堆滿落石,靠河的這一端是分崩離析,看著是膽顫心驚。

這不就是在離開台灣時,在電視上所看見「敏督利」肆虐中台灣的畫面嗎?應該是很危險要封閉撤村的,怎麼還可以開大公車經過,更可怕的是,我們的司機,竟然還一直超車,把內線的我們,硬是要擠向斷崖的外側,坐在外側靠窗的我,常常從窗外看,我看不見應該是要存在的路,車身切齊路的最最邊緣,我懷疑車子已經是右側騰空飛起,我嚇得忘了暈車。

這一段路一直持續到Chitwan,擔心受怕的心情是緊繃的,電影「鬼胎記」中,女主角坐公車遭逢山壁土石崩落,整輛車被沖擠摔落斷崖下的河流中,一直一幕幕重複在腦海裡播放。

突然「碰!」的一聲,車子往外打滑,滿車子的尖叫聲,就在千釣一髮時刻,好不容易控制好車子,車掌先生下車查看,原來一個輪胎破了,可嚇得我們少活了好幾年。車子靠邊停,就在路邊換起輪胎,不時有快駛而過的車,從我們身邊呼嘯而過,難道當地人都不認為這條路很危險,應該開慢一點嗎?


換好輪胎重新上路,我很想告訴司機,「我們都不趕時間,請你慢慢開,不要超車了。」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