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7月19日(一)

弟弟的『赤瓜仔』  

下了車還必須走一段路才能到嚮導家,沿著梯田旁的石階往下走,昨夜的雨,讓台階變成了水瀑,果然有山上trekking的感覺。

在公車上,我和小樹在猜測Chudamani的家會什麼情況,是他回家探望父母呢?還是已有小孩光著屁股大喊他爸爸呢?

看起來還很年輕的他,已是2個國小學生的爸爸了,他的老婆在外地工作並沒有在家,目前家裡住著爸爸、媽媽、已出嫁的妹妹和她的兩個小孩,以及他的兩個孩子,而他目前因為擔任嚮導工作的關係,一個人住在Pokhara市區。

嚮導的家
 

嚮導家的前面是一片玉米田,再過去則是一片農田  

一開始,我和小樹很拘謹地坐在墊子上,看著他爸爸在編竹簍子、他媽媽餵牛、他妹妹在洗東西,他抱著小甥女和鄰居聊天,唯一可以打破沉默與隔閡的希望,我放到他的小甥子身上,一個4、5歲的小男孩,趴在地上找螞蟻。

為打入他的世界,陪著他趴在地上找螞蟻、找飛過來的蒼蠅、蜜蜂,他拔葉子來讓我搶,我輕鬆就拿走他故意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的葉子,等我全搶走後,換我拿給他搶,還要故意上下左右晃動,讓他拿不到,又得在關鍵時刻,故意裝作他很厲害被他給搶走,(其實是我塞進他手裡的)。  

 

我是不是很無聊?在出國前,小樹問起了這趟旅行最大的目的是什麼?我不加思索回答,尋找無聊,雖然是放暑假了,但這半年來忙得不可開交,直到出國的當天才有時間打包行李,所以在飛機上決定這趟旅行的最大目的,就是尋找無聊,無聊到坐在地上耍無賴大喊「無聊!無聊!我好無聊喔!」

現在我果然到無聊到和一個小孩玩無聊遊戲,但從一開始,我去拉他的手,他會閃躲開來,到現在一直央求我把他抓起來旋轉。我們甚至開始用牧草來當笛子吹,學得比較快的他暫時領先吹得出聲音,「超耐力特優小美女」也不遑多讓,一下子可是吹得又響又長,贏得他的崇拜。  

 

真正和Chudamani家打成一片是,我們拿出數位相機幫他們拍合照,他爸爸還特地去穿了件西裝外套,他媽媽特地把綠圍巾披起來,他妹妹特地把辮子重新綁過,那個一直光屁股的小孩穿上了長褲,可見他們對拍照的重視。

  

後面是Chudamani的家,屋簷下還有一個用竹編的搖籃

  

大合照
 

Chudamani家人合照
 


 

 

環顧他家中,連一家照片也沒有,也看不到任何電線,想必晚上仍是點蠟燭、油燈。一層房兩間房間,四張床,中午吃飯時,是Chudamani陪我們在其中的一間房吃飯,在床上舖上紙,擺上盤子內有白飯和一碗的雞肉咖哩,給了我們兩塊木頭當椅子,他則坐在床上,用手抓飯和咖哩吃,他的爸爸則席地坐在屋外吃飯,他的媽媽、妹妹則等我們吃飽,才到廚房用餐。

不寬裕的環境,卻用最大的熱情招待異國客人,家中除了Chudamani會說英文,其他人只用笑容和我們做溝通,當摘下『赤瓜仔』(大黃瓜)時,用水洗了洗,連皮都沒削,就用刀子切成多分,遞給了我們,他們全吃得津津有味,連皮也沒剩下。小弟弟吃大黃瓜的表情,我永遠記得,那一種滿心歡喜,舔著指間湯汁的表情,我會永遠記在心底。在便利的生活中,是否讓過多物質享受,驅使著我不斷追求。

「請記得小弟弟吃『赤瓜仔』的表情」,成了我和小樹互相提醒的密碼。

創作者介紹

雙魚流浪日記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