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8日(日)第九天,Trekking第五天

等差級數、等比級數的山

 

雨季來尼泊爾,無法理所當然看見矗立在天際的積雪高山,我們也自己適應出看山的好時機,在清晨太陽未上昇時,是一天之中最佳的時機。

Ghandruk Guest House位在一個絕佳的位置上,群山似乎就是為這裡來因應存在。對面的山,似乎觸手可及,其蓊鬱蒼翠是如此鮮艷欲滴,顏色濃烈得如幅油畫,而在這座山之後的山,位置是一落一落向後退去,高度是一疊一疊向上堆高,顏色是一層一層往遠方淡去,成了水墨的渲染畫,什麼叫做「山重水複」,什麼叫做「千巖競秀、萬壑爭流」,在這裡,我才真正明白。

山景在印象派油畫與寫意派水墨畫中遞嬗。

 

台灣的山是成等差級數,一重一重疊高,在你預期的想像中一山比一山高。

而在尼泊爾的山,是成等比級數,一山一山驟然陡昇,在你的常理外,一座遠高過一座。

當雲淡風清後、當白雲盡散時,在天際、在眼前,它的出現總夾帶著你的驚呼聲,無法想像的壯麗山景、不可置信的八千公尺高度,衝撞我一方10公分不到的心靈。

山嵐再起,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真的很渺小。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