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這晚,我們遇見了尼泊爾

男主人很熱情、一直找我們聊天,小孩很害羞,一直躲在媽媽身後偷看我們,媽媽則很可愛,一直在幫我們吹掉天上的雲,希望明天會是好天氣,可以看見綿亙在這些山之後的八千公尺高山,雖然她不會講英文,我們也不會講尼泊爾話,但是我們的肢體語言卻溝通無礙。

晚上他們招待我們到他家廚房用餐,由於這裡沒有電力系統,山上在夜裡較冷,我們就點著2根蠟燭吃晚餐,以爐灶裡的火取暖,響導Chudamani和男主人坐在灶旁邊的小桌子用餐,女主人坐在灶邊,小孩跑來跑去,一下子去爸爸那邊抓東西吃,一下子又回到媽媽身邊喝母奶,我們則是盤膝坐在床上吃晚餐。

我們分享豬肉乾、魷魚絲、肉鬆,男主人拿出酒、lassi。我和小樹用中文說話,主人和 Chudamani用尼泊爾話談天,柴火的光映照在我們彼此的臉上,影子交錯在牆壁上,時而我們大家用英文交談,時而中文的聊中文的,尼泊爾的說尼泊爾的,時而大家不說話,只是看著你、看著我、看著他、看著屋內、看著窗外,時而大家各自聊各自的,氣氛是如此的和諧,安靜下來時,就自然而然,一句話也沒有,不用困窘地想找話題,熱烈時,英文交談,或繼續中文聊中文、尼泊爾說尼泊爾。

我們好像掉入了尼泊爾的故事中,在這夜裡,我們遇見了尼泊爾,自然而然變成了祂的一部份,自然而然融為一體,自然而然在融合中繼續保有自己。

心中感動到連感動也沒有了,你聽得懂我的詮釋嗎?

創作者介紹

雙魚流浪日記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