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7月16日(五)第七天,Trekking第三天

吸血蟲的襲擊

Poon Hill  

昨晚住在Snowland Guest House,是為了方便在清晨上Poon Hill看魚尾峰的日出,由於凌晨下起雨,原以為看不見日出,正準備放棄上Poon Hill,雲在6點時散了去,魚尾峰從雲層中探出身影,我們拿了登山杖就出發了。

 


果然沒有背包的重量,走從山路來,是健步如飛呀。雖然很快就登頂了,這是卻已是風起雲湧,魚尾峰又隱身在雲層中,我們只能用登山杖在天際指劃著,這裡是魚尾峰、那裡是Annapurna,從雲層中窺視若隱若現的高山。

雖然雲是白的,雪也是白的,就在雲層環繞的積雪山頭,就是分得清雲與雪的白色層次。雲層越厚越是不透光,雲的白在陽光下的穿透下,略顯得灰色了起來;而積雪越厚也是越不透光,而這不透光,不但蓋住了原本山頭的顏色,雪的白在陽光的反射下,更是白得晶亮。

在Poon Hill發現了雲的白與雪的白,如何白的相似又不同,如何在相似中做區隔,又如何白得有層次。

Annapurna 南峰

 

 

 

 

吸血蟲的襲擊

今天走到山的另一邊,這邊水氣重,不容易照到太陽,在雨季的時候,特別容易出現吸血蟲。

今天的一大早,我們就和吸血蟲短兵相接,我被襲擊了手腕,小樹被襲擊了手背、小腿。

一旦吸血蟲吸上了身體,一開始會有略微的疼痛感,繼而會釋放出麻痺劑,讓人感覺不到牠的存在,再來又會釋放止凝劑,讓血小板不會使血凝固,好使牠可以飽餐一頓,所以牠一吸附上,就要馬上把牠彈開,牠超彈的吸附能力,還不太容易一下子就把牠用掉,反而是加上一點鹽,牠就會自動掉落,響導Chudamani為我們各準備了一個小鹽包,以便隨時趨走吸血蟲。

也由於隨時在提防吸血蟲的出現,把長褲塞進了登山鞋中,也穿上了長袖,原先一心一意認為爬坡很辛苦、很累,分了一部份的心思留意吸血蟲的風吹草動,三不五時就停下來檢查鞋子、褲子、袖子是否有吸血蟲的蜘絲馬跡,反而忽略了背重物爬坡很累。

兩個小時的午餐

中午在一家藏胞開的餐館用餐,在等待我們的午餐時,這隻貓肆無忌憚地爬到我身上

 

 

中午休息了2個小時,原因是小樹點了Momo,一種像水餃的西藏食物,我看老板是從我們點完餐後,才開始用麵分和水,開始揉麵糰、桿麵皮,剁菜、…準備開始包水餃,不、是開始包Momo,再把木頭點燃,等火焰大了,才開始蒸,結果整整100分鐘後,才端出一盤Momo。各位看官若是在趕路,可千萬別點Momo。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