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人家中作客

熱心的司機Suman,在帶我們走完加德滿都附近的景點後,邀請我們今晚到他家作客,他先送我們回飯店休息,晚上7點半會來飯店接我們。。

 

原以為Suman家就在附近,沒想到越開越遠,開出了市區,駛進了山路,柏油路不見了,是蜿延的石子路,城市從我們的左側一直向後方退去,直到消失看不見,而路燈早到轉出大馬路就消失了,加上城市中的燈的退去,車燈彷彿成天地間唯一的光明。早就聽不見白天最常聽見的「叭~叭~叭~」的喇叭聲,連在路上走路的行人,在上一個轉彎後,再也荒無人煙。

其實心裡開始發麻,我們怎麼這麼容易相信人,在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的地方,對於才認識第二天的人,就這樣傻乎乎跟著人家上車,任憑人家牽到東就到東,牽到西就到西。

已經開了一個多小時,開個山頭、過了河、越過了農田,又重新開進山路,我們是完全不知身處何方、甚至開始懷疑他真的是要帶我們去他家嗎?還是另有所圖呢?

我和小樹從上車的談笑風生,隨著窗外景色的改變,心情可是越來越沉重、聲音也越來越小,到最後可是相視無言,神經緊繃, Suman一直講手機連絡事情,說著我們聽不懂的尼泊爾話,心裡越是發毛,尤其在無人煙的地方,Suman停車讓一個男子上車,我們可是如驚弓如之鳥,「他想幹什麼?他們想幹什麼?」他們在前座大聲交談,我們在後座拳頭握得發麻。心裡所有壞的想法一一浮現,卻找不到任何應對之策。

緊繃的心情隨著那一名男子的下車而舒解,原來他只是搭便車,尤其車子又重新開進村落,Suman在街頭的一間商店買了瓶礦泉水,說是請我們這兩位客人用的,我們久懸的心才放下。

車子在路旁一間房子停了下來,來迎接我們是Suman的兒子。

低頭走進屋內,映進眼簾的是兩頭牛,一樓是牛廄,彎腰爬上架著的木梯,二樓是房間,而房間只放得下一張單人床、一張小椅子,一進房間就要坐下來,不然沒空間可站立。繼續爬上木梯,三樓是廚房、也是餐廳、也是堆柴火間、也是晾衣間。

房子的地板是一種紅色的泥土,Suman的女兒,幫我們舖上一張地毯。其實我們的鞋子就脫在一樓,赤腳走過牛廄,一路爬上三樓,在泥土地板上脫鞋子、舖上地毯,對於來自台灣的我們兩個,心裡是覺得有點怪異,但~總要入境隨俗嘛!

Suman的一家人,老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

 

廚房就設在三樓,要席地而坐來煮飯作菜,旁邊堆著柴火。

就坐在地毯上看著Suman的太太~LiLi坐在角落煮飯作菜。用蒸氣鍋煮飯、把餅放在爐火上烤,女兒在旁邊把煮熟的蕃茄剝皮,並用石頭把一種像咖哩的香料碾成粉末狀。

 

煮好後,就在旁邊用餐,一人一盤。

 

終於晚餐作成了,Suman拿出買的那一瓶礦泉水讓我們洗手,因為在尼泊爾的當地餐Dal-Bhat是用手抓,他們則是用盛來的雨水洗手,因為我們是觀光客,怕我們無法適應他們的水,還特地買礦泉水讓我們洗手抓飯。想到一開始在車上,我們還曾那樣懷疑他的居心,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一個大鐵盤裝著很多的白飯,淋上用豆子煮成的湯汁、有豆腐塊煮剝皮的蕃茄、和炒豆子。

 

 

小樹示範正確吃Dal Bhat的方式,把飯拌到湯汁中,用五隻手指頭抓飯吃。  

 

 

雖是用手抓飯吃,可是有學問的,盤子是放在地上,盤腳坐著吃,可不是端著盤子吃,5隻手指頭全出動抓著吃,可不是像我這樣只用大拇指和食指撿著東西吃。(我實在不習慣用五隻手指頭抓飯吃,偷偷藏起2根指頭,只用3根手指)。

和著不時從一樓飄上來的牛糞味,異國的飲食果然多了一層「風味」!  

用後餐、拍了張合照,Suman和LiLi開車送我們回飯店。在無路燈的小路上,在車燈的照耀下,看著一群人背在稻草在走路,Suman解釋,有人過世,這一群親屬正抬著死者、背著稻草上路,想在天亮前,徒步走到Pashupati Nath(帕蘇帕提拿寺)。看著兩個人抬著一具屍體從面前緩緩走過,由於要禮讓死者,Suman並沒有超車,反而是亦步亦趨跟在後面,整整十來分鐘。  

今天的際遇真是鬼譎~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