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2/6 亞馬遜叢林探險第四天

走,追水獺去

昨晚,響導帶我們在停宿點附近做夜間觀察。  

其實有點小失望,並沒有比多年前和荒野協會伙伴在雙連埤發現的生物多,不知是否眼太拙,雨林裡的生物太會躲藏,還是我對雨林有太多不切實際的想像,總之,我的好奇心,並沒有因幾隻蜘蛛、竹節蟲而有所滿足。

不過,就算是夜晚的雨林,仍然是悶熱,一趟夜間觀察走下來,又是滿身大汗,就算如此,我實在鼓不起勇氣走到戶外的浴室再沖一次澡,我怕在外頭做的夜間觀察沒有浴室內精采,連上個廁所,都要拿手電筒朝著馬桶照了又照,深怕有東西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

為了避免睡到半夜出來上廁所,天黑後就不再喝水了,連晚餐的湯也不喝了。如果半夜叢林上廁所而被動物擄走、或被嚇到尖叫,實在有損我的英名。

今天一大早就被一種很不自然的風聲吵醒,呼呼作響在屋外持續吹,聽起來風勢不小,但不是來自窗邊,好似來自遠方。頭從蚊帳中探出頭來,越過窗看向外面,卻又是風平浪靜,心裡正詫異不已。後來在餐桌上,詢問響導後,嚮導介紹說這是「吼猴」的叫聲,雖然聲勢如此的驚人,其實只是一隻的叫聲,而且在好幾公里外。響導還說到有一次,他和另一位朋友在雨林聽到「吼猴」的叫聲,判斷在不遠處,於是兩人便沿途追蹤,不料走了一整天,仍只聞其聲不見其影,想必比那資料上所說的「好幾公里」還要更遠些。

Cocha Salvador 薩爾瓦多湖  

今天的行程也是排得滿滿的,由於前幾天在趕路深入亞馬遜叢林,觀察到的只是沿著河道覓食的生物,所以用過早餐後,我們便往Salvador湖出發,將對亞馬遜的生態進行深入的觀察。

我們先是坐馬達船到河岸另一端,再上岸後往叢林更深處走向,步行約一小時後,終於看見了Salvador湖

Catamaran 雙體船

我們將搭乘照片中的Catamaran (雙體船)來觀察湖中的野生動物。

這種船是把一塊大木板架在兩艘船上,然後需要兩個人分別坐在兩艘船的船尾或船首用槳來划,而乘客則是坐在這一大塊木板的板凳上用望遠鏡觀察生物。
 

 

  

搭著小船手搖槳划行在湖面上,木槳伸入湖內,輕輕劃破一湖山光水色的倒影。

坐在船上,拿著望遠鏡,目光搜尋著湖面是否有凱門鱷的蹤跡。不過,忙了一整個早上,看見的始終只有鳥類,還有從頭頂飛過的“黑色”金剛鸚鵡,因為是背光,當聽到金剛鸚鵡叫聲,抬頭看時,往往只看到背光飛過黑色的剪影。

 

 

"黑色"的金剛鸚鵡


Amazon kingfisher 魚狗
Roadside Hawk 老鷹

 

Neotropical Cormoran 鸕鶿

 

 

 

Muscovy Duck 美洲鴨

不知名的鳥

Rufescent Tiger-Heron

大白鷺

 不知名的鳥

 Neotropical Cormoran 鸕鶿

 Hoatzin 麝雉


不知名的昆蟲
 
板根

 

不知名的昆蟲
 
攀木蜥蜴

White-fronted Capuchin 白面戴帽捲尾猴
 

Jaguar 美洲豹的腳印

 

早上9點過後,湖面上的陽光,讓我們無法久留,上岸改做陸地觀察。雖然走在叢林內晒不到陽光,但悶熱沒有風的天氣,實在令人吃不消,汗如雨下都不足以形容,我相信脫下衣服大概可以擰出一臉盆的水。一樣的,走在叢林裡,除了偶爾幾聲點綴周遭寧靜的鳥叫聲外,雨林內真得很安靜,真的只剩下我們走路的聲音,褲管摩擦的聲音、穿身越過樹木、鞋子踩過水漥、蹅過樹葉的聲音,響導用刀闢開擋路藤蔓的聲音。


我不知是否現在雨林內的動物已經不多見了,還是現在是雨季林木茂盛,容影躲藏,實際上被我們所看見的並不多,與想像中、與Discovery看到的亞馬遜叢林有很大的落差。我想,世界上所剩下最多的物種大概就是人類吧!隨便到哪裡都是一群人。

我實在有些傷心,飛了42小時,轉了5班機,坐了14個小時的車,翻越了安地斯山,又坐了3天的船溯流而上,深入亞馬遜叢林裡這尚未被開發破壞的上游保護區,而我只是在走路,我們用2隻腳走路來觀察的人,比被我們看見的動物多。

唉~

這是亞馬遜嗎?

這是亞馬遜生命力最旺盛的雨季嗎?

秘魯人的肉粽

今天中午的午餐非常的特別,前面的沙拉是當地一種很特別的植物做成,而主菜是用荷葉包起來的東西。
 
打開荷葉一看
 

裡面用飯包著一隻雞腿、一顆蛋和一些橄欖,感覺很像我們端午節吃的肉粽,只是包的東西部一樣,不過蠻好吃的。
 

 

走,追水獺去

這一整天真的很忙碌,上午做了3個小時的觀察,回小木屋用午餐並休息一個小時。

下午我們又往湖的另一側走了2個小時,而看到的生物量實在無法滿足我,連雨林植物特有的板根都無法令我滿意,在台灣看到的遠大於我在亞馬遜叢林看到的。

反而是黃昏時划船到湖上做觀察時比較有趣。

風涼涼的迎面吹來,放棄了對於亞馬遜叢林的高度期待,反而讓我能更輕鬆與周遭環境融為一體,不再是一個手持相機、眼盯著望遠鏡的觀光客。

這時,響導與船夫發現了水獺的叫聲,他們兩個啜起嘴學著水獺的叫聲,而湖邊的草叢裡也傳來了回應,我們放下了船槳,深怕把牠們嚇走,就讓風、水紋,把我們輕輕搖晃在湖面上。不過,後來失去了回應,我們拿起船槳划船往後,想去追尋水獺的足跡,卻發現在遠方的湖面拉長了一條長長的水紋,看見水瀨正探出頭來,東張西望、鬼鬼崇崇的樣子,實在有趣。

響導介紹說,這一隻是水瀨爸爸,黃昏是牠們的覓食時間,牠先出來探路,偵察湖面這一帶是否安全,想必水瀨媽媽正帶著小水瀨們在後方,正要游過呢!因為牠總是游直線,東看看西瞧瞧一會兒後,像是深怕洩漏自己的行蹤似的,不一會兒就又潛入水中,也可能無法長時間閉氣,才一下子又伸出水面,拖著一條長長的水紋,想不發現都很難。

潛入、伸出湖面的動作交替,讓水紋中斷2-3公尺後又出現,水瀨爸爸認真的神情、滑稽的動作,讓我在攝影機後不禁會心一笑,不可以笑太大聲,以免嚇走牠,讓牠無法完成身為一家之主的重要交咐。

 

正當專心在觀察水瀨時,凱門鱷出現了,不動聲色游過我們的船邊,想必是來探查一下,剛剛到底是誰發出聲音。

 

 

亞馬遜河上的夕陽

 

忙了一整天,總算發生一些有趣的情節。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