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玉山少年遊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玉山少年遊 (5)

文:慧娟

二月二日 星期日 天氣陰雨


  清晨一點就醒了,半夜雨水就進來和我搶睡袋,我太有愛心的讓位了,起身坐直,與打得帳棚淅瀝又嘩啦。古代的詩人,被雨打芭蕉聲驚醒,我被整身溼意叫醒,還差點在阿里山上大喊我溺水了。大家睡的正沈,雨勢也正大,我也正清醒。搭營在停車場的我們,車燈照了又走,雨停了又下,我始終睡不著。雨又開始來搶我的褲子,曲起膝,把坐著部分,拱手奉上。天怎麼不亮,一隻一隻數起羊來,……。天亮了,大家怎麼不醒,迷路的羊已經都從外星球回來了。火車一班一班開了,最後一班也在半小時前就上路了。

  起床了!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玉山少年遊 (4)

文:慧娟

二月一日 星期六 天氣啨

  和昨天的主峰比起來,西風應該是小巫見大巫,輕裝上肩,愉快上路。

  雪變成了冰,腳下常是一滑二摔,沿路的箭竹,手套護著臉前進,在滿是箭竹的叢林裡,走得好艱苦。在每一次豁然開朗,總以為山頂到了,放眼一望,那處比這處高,主峰老在我們回眸之際,對我們一笑。

  走,繼續走,到了這一頭,那頭更高,朝它往前走。箭主刷臉旁而過,不像昨日是走在屋脊上,今天完全走在叢林裡,抬頭看天,樹的千手萬指掌住了陽光,把天切割一個個的視窗。

  怎麼莫名其妙已經登頂了,被冷杉林所覆蓋的視野,眺望困難。今天要離開排雲山莊,大家把背包裡的重物,帶上了西峰,準備吃個精光,減輕回程的重量,怎麼老是在山頂大叫好冷,由於拆手套戴回困難,索性不脫,張著嘴把重銘的牛肉乾咬過來,順口接了威任遞過來的餅乾,別過臉咬住了柳丁,和逸領幫忙剝掉柳丁皮,手展開了拉扯戰術。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玉山少年遊

文:慧娟

一月三十一日 星期五 天氣晴

  大夥都依戀在夢中,我悄悄地起了床。由於雪況不明,行程有所變動。領隊昨夜說,睡個飽,睡到你覺得噁心才起床,起床後再做打算。

  比我更早起床的是重銘,坐在餐桌記筆記。無所事事的我,東晃西逛,在外頭看雲和太陽的拉鋸戰。在山上才明白什麼叫做流雲,飄來散去,不過是瞬間的事。遠方的那一個山頭,沐浴在陽光的籠罩下;這個山頭的陽光,被檔在山頭的另一邊。突然不知是霧抑是雲,湧了上來,把遠方的視野,掩在身後,在天地之間,織起一面網,我的眼睛走不出這一片氤氳,世界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之間,又瞬間,霧把視線還給了我,讓我重新看清楚,什麼是眼前,什麼是遠方。抬起頭,讓雲投影在我的眼底。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玉山少年遊 (2)

文:慧娟

一月三十日 星期四 天氣晴

  揉揉惺忪的睡眼,打包行囊,趕著最後一班火車去看日出。

  坐上了火車,徐徐前進的速度、結霜的窗戶、視線不佳的兩旁景物,從兩旁急急離開,打開了上面一排的氣窗,雖然太陽未出來,天色已亮,青蔥的綠意,迎面潑灑而來,不知識我們朝著森林開去,還是森林向我們直駛而來。藉著一個小小的窗戶,去框架出窗外的景緻。我們似乎朝聖而來,膜拜大自然的生命力而來。

  一直以為日出是緩緩的,先是半邊臉,再來是紅通通的笑臉,光線耀眼也要老半天過去之後的事。沒想過,它一出來即是驚天動魄的光芒萬丈,直逼雙眼。沒來得及設防的心,剎時被照的晶透,眼睛都來不及眨,已經沒有機會在直視了。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在登山之前

吉力馬紮羅是非洲最高峰,而玉山是台灣最高峰。在寫吉力馬紮羅登山之前,我先把慧娟大學時期寫的一篇玉山少年遊重新打字發表。

小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